一树春风

资讯分类:墨香酒韵来源:点击次数:94发布日期:2010-05-06

一树春风

  三月蘸着清凉的露水,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信函。贴上朝霞绯红色的邮票,盖上太阳暖洋洋的邮戳,派活泼的溪水速递到山里。漫山遍野的杏花传阅了,腼腆的悄悄笑红了脸,泼辣的则纷纷攘攘闹翻了天。
  我与几位文朋诗友,经不住诱惑,自携两瓶古贝春百年老窖,到山里踏青赏花。
  杏花摇曳,一树春风。大山深处,已是杏花如海。盛大的“杏花节”热热闹闹开场,杏花姑娘走上了“星光大道”的舞台,成了闻名遐迩的“腕儿”。画家来了,打量着杏花,说一朵朵都是泼洒古今的写意;诗人来了,吟咏着杏花,说一簇簇都是写给岁月的诗行。舞者惊讶不已,说一团团应是天女散花的排演;歌手欣喜若狂,说一树树该是天籁之音的回响。
  树下蹲着一位农民老伯,洋洋洒洒的花粉落满脸上的垄沟。他抬头看看杏花,低头瞅瞅我手中提着的古贝春酒,眯起眼睛笑了——要俺说呀,杏花儿铺排那么大个场面,抖擞的可是对苍天厚土的感恩哩!
  老伯的话如一声春雷,滚过我的心头。杏花呀,荒地里生,深山里长,清风里开。临坡而居,抱素怀朴;肌骨清雅,芳华天成。年复一年默默地期待,年年只占数日的风景。你展现的只是娇好的面容,可有谁知晓你真实的心境?你的素面红颜中可曾掩盖着沧桑,你的嫩芽花蕊间是否包含着心事?
  我第一次用心观察着杏花,发现除了满树花朵,几乎所有的枝桠上都看不到一枚绿叶。人们不是常说“红花还需绿叶衬,万绿丛中一点红”吗?没想到杏花竟是这般霜露不惧,独立早春呀!一位在田边卖山鸡蛋的大嫂,没有笑话我的孤陋寡闻,朴实热情地给我先容,嫩叶萌发之时,就是花瓣飘落之日;满树的花,不一定结满树的杏,大多数“谎花儿”是没有结果的——这是杏花的宿命。
  “不待春风遍,烟林独早开。”我懂了,杏花匆忙的一生,就是来为绿叶作铺垫,为杏果打前站的。初长的骨朵,如率真的少女,鲜艳嫩红;及至半开,像迷人的少妇,灵动粉红;直到盛开,却宛若端庄沉稳的大嫂,变得素雅洁白了。哦,山间的杏花,这早春的使者,从繁华到平淡,像极了人的一生。花开娴静,花落从容;花开是梦,花落有情。杏花要做的,就是全心全意地绽放、绽放、绽放,开花就是完美,绽放就是辉煌了。最难得的,是杏花自古与美酒结缘。若不然,诗人“借问酒家何处有”之时,牧童为何单单遥指“杏花村”呢?
  一枚青杏,几多落英。对于这短暂而绚烂的生命,我不由得肃然起敬了。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想那黛玉掬一捧残花落瓣,就去“埋香冢飞燕泣残红”,若让她到万亩杏林里遛一圈,看看杏花铺就的地毯,她还不得马上背过气去?
  不知不觉之间,半天过去了,咱们邀请老伯和大嫂共进午餐。老伯笑着摆摆手:“山村野夫,上不得台面。再说,我还要卖自家养的山菌柴鸡呢!”大嫂笑着摇摇头:“卖完这篮鸡蛋,俺还要回家喂兔子哪!”
  于是,咱们走进杏花摇曳的农家小院,炖野兔,炒鸡蛋,烹河虾,蒸野菜,畅饮自带的古贝春。醉眼迷离中,新奇与惊喜接踵而来。数只彩蝶翩翩飞舞,在素白的花瓣上签名,那字体定是狂草,飘逸而又轻盈。一群蜜蜂与粉嫩的花蕊耳鬓厮磨,窃窃私语,嘤嘤嗡嗡,那神态专注而又深情。怪不得几乎所有的玉杏都是酸酸甜甜的呀,那是因为深深的情愫蕴涵其中。酸酸的,是对杏花香消玉殒的追思;甜甜的,是因成熟奉献流露的欣喜。就像古贝酒香,飘逸的正是对大地和五谷的感恩啊!
  呵呵,卑微的生命也有高洁的情感,纯真的灵魂自有充实的精神家园。沐浴一树温煦春风,豪饮三杯古贝美酒,痛快哟!杏花落,桃花开,日月交替,四季美酒。咱们的日子里,始终有一份美丽与馨香相伴,知足吧!
(济南市长清区国税局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